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育 > 正文内容

6年换了11家公司的我,到底经历了些什么(五年换了四家公司)

紫金社区网1年前 (2021-01-16)教育126

干嘛一直辞职啊?“我……总忍不住做自己。”上个月每日书常规班里一位作者写下自己6年换过11家公司的“英勇事迹”,犀利吐槽了一遍待过的公司们。她说自己的职业倦怠已经很久了,对工作提不起兴致。最近一次辞职就发生在2020年的年末(对,就是文中第一部分提到的公司),从上海辞职回到了成都。如果要许个新年愿望,那就是“好好做自己吧”。

文|小小打工人

6年换了11家公司的我,到底经历了些什么(五年换了四家公司)

编辑|二维酱

这次还是不辞了吧?

偏要和同龄人比较的话,我颇有信心能夺冠的指标是……辞职次数。

我,真的太能辞职了。以至于一发旅游照片,就会有一堆人在下面留言问:

又辞职了吗?

又辞职了吗?

又辞职了吗?

好像我不辞职都有点对不起观众……而实际我在休年假啊!

这次回每日书,我从放屁自由公司(无业版本)又进入了放屁不自由公司(坐班版本),上个月疯狂想辞职,甚至想好了后事,接着又转念一想:老子,凭什么啊!

老子,凭什么要被迫天天免费加班,凭什么要承受上司的焦虑情绪,凭什么要昧着自己的审美执行傻逼上司的指令,凭什么要被气到摧毁身体?

而且,凭什么是我的自我世界快要被压成一张纸,感到快要喘不过气,结果还得是我自己来收拾残局离开?仿佛无事发生?

所以,我打算在放屁不自由公司留下来。

混一天算一天,而且每天都要开开心心的,合上电脑时脑海里响起支付宝到账的声音,完美。

嗯,这个月我的KPI是开心。

对了,要问我到底辞了多少次?我数数,2014年4月开始工作到现在,我现在在第11家公司。

为什么?为了放屁自由啊!

聋哑公司

曾经呆过一家“聋哑公司”。

没有很“曾经”,就是去年到今年的几个月,我经朋友介绍,面了两轮,进了这家聋哑公司。

这是一家日本企业,在国际上颇有名气,市中心有两栋办公楼,环境非常舒适,面试时创意主管直言喜欢我的活泼,但我万万没想到,原来是因为这家公司里都是“聋哑人”。

不能讲话。

不能讲话当然不会贴在墙上,但你一进入办公空间,那里的空气就会教你学会这个规矩。你会看到所有人都在电脑面前正襟危坐,对着键盘狂轰滥炸,但面部表情没有丝毫改变,而且,每张脸上还都是大写的“NICE”。

我被安排在位置上坐下来,打开电脑不一会儿,就收到了创意主管的微信,虽然是寒暄,但也是极其激动的语气,“哈哈哈”的频率和字数都颇高。接着,她拉了另一个刚入职的女生,和我一起组了个群,在群里丢表情包和哈哈哈。但,我们三个,直线距离,不超过两米。那个女生坐在我后面,创意主管坐在我旁边的旁边,看见她嘴角不动的敲“哈哈哈”给我,我突然感到无法呼吸。

当然可以畅所欲言。

没有人会承认一家广告公司是不自由的,尤其是这里的创意主管。于是这个创意主管每天都会带头“打破僵局”。她会隔着十米远喊出另一个部门主管的小名,再用上海话讲讲网络用语,拉高音量将“哈哈哈哈”打在公司的空气公屏上,接着对二十米开外的另一个部门主管撒娇,在众目余光之下甜美过问项目进度。

公司里僵硬着的空气就这样被几个大人物的声音推过来,又推过去,造成一种自由流动的假象。

而我,当然成了办公室里正襟危坐分之一,同时在微信群里打出“哈哈哈”扮演有趣。

如果那份工作真的让我有什么技能提升的话,我觉得是我打字速度又变快了,灵肉也分离得更加彻底。虽然我无数次想不小心把玻璃杯碰倒在地,在寂静的下午四点钟,在对面的小主管在用刚烧开的热水完成一杯手冲咖啡,在隔壁座的小主管在对着电脑一脸严肃认真,在背后的女生用手机又发了个草泥马表情包的时候。

我想要把玻璃杯摔翻在地,我想要用尽全力冲破21楼的玻璃,我想要开黄色网站公放声音,我想要吐一口痰在每个主管的鼻腔里。

可,地板上铺着消音地毯,每个人,都挂着NICE表情。

我每次回过神来,都会发现一切都是那么的和善、美好、有趣、有序。

我就tm的心疼玻璃杯。

烧钱公司

聋哑公司引起不适,今天来写一家开心的,烧钱公司。

烧钱公司,顾名思义,专门烧钱,至少,在我离职的时候都没有一分钱入账。

是一家互联网初创公司,烧钱公司的主管是我之前公司的同事,当时我辞职旅游了几个月,一回来就被她拉进烧钱公司了,都没搞清楚公司的产品是啥。

烧钱公司有两个老板,怎么说呢,可以叫做大萌和二萌,听说都是有钱阶级,但总是散发出一种蠢萌气息,这里是褒义词,真的是蠢萌,没有坏心眼儿那种。

大萌大概四十多岁,长得黑黑的,儿女好像都是外国国籍,他每次见到我和看我写的文案,都会露出像看到外星生物一样的眼光,眼睛亮起来,然后忍住笑,接着迫于自己的总经理位置提出一点点修改意见,就继续玩手机了。

二萌要接地气点,当时可能三十出头吧,富二代、高颜值,听说很喜欢娱乐场所。二萌喜欢自己的亲民形象(也有可能是对穷逼阶级感到好奇),所以会常常来跟我们聊天,嘻嘻哈哈地问我们意见,我们也不会担心自己说错话会冒犯到他。

别急,接下来就讲如何烧钱。

先是薪资福利,薪资是我之前呆的广告公司的两倍,而且从来不加班。年假也是实打实的,进去就给你。然后每天零食下午茶,买遍成都最贵的蛋糕店给每个员工过生日,每个月搞团建,高级餐厅和高档会所一条龙,接着,公司里面还有一个超豪华的KTV包房……有点迷。

然后来到撒钱环节。当时公司在市中心最高大上的办公楼,但没过多久,公司就要“体现互联网文化”,一定要搬到天府新区去,也就是全是互联网公司的地方。但跟现物业签了合同,合同期内不能搬走,于是公司就,偷偷搬走了。20万押金,还有大半年房租,一分没要,各种办公设施真皮沙发都留在那里,只让我们偷偷搬走了电脑……

关键是,烧钱公司,我说过了,没有一分钱入账。每天听二萌讲他对公司以后的打算和规划,我都觉得我和有钱有闲阶级的距离非常遥远,因为这公司开大半年了,公司产品改了又改,我到离职也没太明白产品到底是干嘛的。

后来我就来上海了。在离开那里一年多以后,之前的同事告诉我,公司倒闭了。

再后来,我在朋友圈看到之前的技术总监开了家炸鸡店,大萌不知道在干嘛,二萌晒过他的新机车,听说他还在开公司。

啊,有钱真好。有钱果然不会被打倒。

甲醛公司

甲醛公司哪里都好,就是有甲醛。

好到什么地步呢,离下班还有一分钟的时候,大家都在门口排队等打卡了。

下班就走,真的是在上海广告公司里非常非常非常罕见的政治正确。也并不是不加班,但老板从不会让员工加班只为消解他的焦虑。

老板很会时间管理。广告这行会这个的领导层真的不多。他跟我讲他早上如何安排工作、晚上如何休息放松,以及自己如何从暴脾气变成一个慢慢来的人,他跟我讲“这只是一份工作”,我第一次在广告圈听到人这样讲,因为其他老板都会讲,“加班吧!实现你的广告梦。”

在休假方面也从不为难人。当时我要连着国庆休18天假,老板二话不说就答应。有人情味也是一大亮点,大多同事都可以处成朋友,后来我离职时,老板还转钱给组长让请我吃饭……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暖暖的。

但!(啊为什么要有但)但有甲醛。

也不是一开始就有甲醛,是我进去工作了两个多月时,公司搬家了,搬到了一个工地里,整个一片都在装修!

外面有工地上的泥沙,开窗就会被吹进来,里面也是刚装修好,一进去味道就刺鼻刺眼,几个老板的位置被排在二楼另一面的窗边,但我们组的位置被排在最里面,离窗很远……

记得当时一进公司,所有人都吵着说味道好大,我们被熏的头晕眼花,纷纷抱着电脑跑到顶楼花园,还有同事起了疹子,只能请假在家。

但是,几个老板居然心照不宣的统一了口径:没有味道啊。

没。有。味。道。

语气坚定得我都怀疑是不是自己有毛病。

来听听老板们是怎么说的:

A老板:我和同事在电梯口遇见她,她边玩手机边问我们说,他们都说有味道,我闻了又闻也觉得没有啊,没有味道啊,你们觉得有味道吗?

我们……

B老板:我抱着电脑在公司窗边透气,满脸都是绝望,他突然飘到我身边说,你们喜欢这里吗?我觉得这里风景真不错。

我……

C老板:那次上班时遇见他,他看我抱着植物,我就说是吸甲醛的,他就说没有甲醛啊,没有味道啊。

然后中午他就把空气净化器搬到了我座位旁边。

而那段时间刚好又有工作邀约,我纠结了很久,很舍不得这家公司,但还是决定跳槽,我跟大家说是想去大公司试试,可谁也不知道,我真的是因为甲醛辞职的。

命重要。没毛病。

明星公司

我也没想到自己简历上居然会有这家明星公司。

明星公司是圈内的明星,拿奖无数,红到破圈,几乎时时刻刻都被老板们狠狠挂在嘴边,说要做成“像那样的公司”,接着成为明星公司的明星leader,在中国广告圈指点江山。

而我,作为明星公司的前员工,虽然我并没有料到明星公司会成为今日巨星,但明星公司的名字着实让我的简历蓬荜生辉了。无论去哪家面试,都会被问到在明星公司的工作情况,对明星leader的看法,甚至还有公司问得巨细无遗,从工作方式到明星leader的八卦,我就感觉自己并不是去面试,而是去交情报的。

同行们也不放过我,他们把进明星公司当做梦想,总围着我问着问那,从回答里挑喜欢的听,再接着为了梦想努力下去。直到两个月前(我已经离开三年多了)还有并不相熟的同事找我帮递简历时,我才意识到我的“优秀”可能是来自于明星公司。

怎么说呢,我感觉我可能是个20分的蠢货,但因为我简历上有明星公司,老板或是同行就会自动帮我美颜成90分,而我感觉对方也并不在意我那20分的才华,只在意他自愿加上的70分的幻想。

荒诞之处不止于此。我说了,我也没想到自己的简历上会有明星公司,是因为当时我进明星公司更不是因为我那20分的才华,而是因为明星公司招不到人……那时明星公司还没成名,招到的人总呆不久,而我,进明星公司只是因为乱投了简历……

要问我觉得明星公司怎么样,我进明星公司时,它在一个废厂区里,冬冷夏热,要走二十分钟才有吃的,工作氛围压抑,大部分人闷闷的,做着广告公司最传统的业务,和公关稿里的明星公司宛若两家……至于明星leader,他把好项目都拽在手里,搞了明星团队,接着用尽手段拿奖……

但这些话没有一个人想听。

“我看你在xx(明星公司)呆过啊,你们是怎么工作的?”

“一样呀,来brief了一起想idea,再一遍遍筛出最好的。”

看对方不太满足,我接着说:

"哦,xx(明星leader)也会参与进来,帮我们把把关。"

可对方脸上仍有不满,我没等他问出来问题,就又说道:“我觉得他也就那样吧。没那么神。”

对方笑了笑,叫我开始讲作品集了。

阿拉公司

至今对“阿拉”感到恶心。

据我多年观察,只要会议室里有两个上海人,不管这房间坐了多少人,这两个人都会开始“阿拉”。比这个更尴尬的是,三个人的小聚里有两个是上海人,那两个人就会互讲“阿拉”,讲到兴头上,再翻译给我这个一脸懵逼的外地人听。

当然,这些并不是天天都有的事,我心里翻个白眼就好了。但我好巧不巧的去过一家领导层全是阿拉的公司,哇,那可真是,日日夜夜的卑微。

先说地理位置吧,两个部门领导,一个坐我旁边,一个坐我后面,我们做着同样的项目,本来是需要共同讨论的,而这一句句阿拉,竟然可以活生生的让我猜想他们两个也许都是乾隆转世,屁股是坐在我这个“下等人”脑壳上的。

举个例子来说,比如讨论一个项目,我提出了一个想法,我旁边领导就会翻译成阿拉跟我后面的领导开始掰扯,这两个人掰扯了半天,最后由我旁边的领导告知我结果,通常与我的想法没有关系。要是我又提出想法,就重复以上又来一轮。

久而久之,我也不想提想法了。因为我渐渐明白,讲阿拉,才可以参与到讨论想法的部分,讲普通话的,就只能等着命令下达。

可,阿拉们哪里满足于此。我后来观察其他的同事发现了,光执行命令是不行的,要不阿拉们会觉得你没有做事,你必须得对阿拉们提出的再蠢的想法都要狠狠的夸!要拿出20岁时对异性的激情,表现出十二分激动,双眼放光,嘴巴长大,双手就要开始鼓掌,不不不,这还是不够,还得添几句话,比如说自己认为这个创意定能拿奖,xx(明星公司的明星leader)也想不出来之类的,等阿拉们彼此又开始阿拉了,就证明他们心花怒放了。

当然,阿拉们也有下凡讲普通话的时候,但这情况更糟了。因为这时就得把激动调成十五分,将每个梗巧妙接上,在每个段子的笑点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直到阿拉们又开始讲阿拉。

就在这每天的“阿拉”声中,我日渐感到卑微、低下。我有时候在想,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学下阿拉话,因为我感觉就算是个结巴,一讲起阿拉,都会有种挡不住的贵族气息萦绕空中。

想想还是算了,我不配讲“阿拉”。

血汗工厂

最近互联网公司加班猝死事件闹得沸沸扬扬,加上前不久我的前同事突然离世,几个朋友都特意发微信给我,说我离开加班很对。

我对加班这件事的确很有话语权,自从进入广告业,就是加不完的班,很多人因为加班离开这一行,觉得自己付出的和得到的严重不匹配,但也有很多人留下来,继续加班,继续一轮又一轮的推翻创意,直到天亮。

也许披着创意的外衣,有着灵感的借口,广告人的疯狂加班被大部分人不理解的理解了,也从来不被公众提起,即使猝死。

很多人转发了36kr的文章,我记得标题大概是互联网公司为什么加班如此狠,我点进去划了划,看到了很多公司用薪资福利鼓励加班,大家都在讨论用命换钱这回事,我不禁冷笑,你们觉得互联网公司凶残,是因为你们没见过广告公司加班,因为广告公司都是:用命换空气。

广告公司免费加班哟亲~

来,让我讲讲自由浪漫的广告人的一天。早上,10点起床。中午,12点进公司。下午,1点点个外卖。晚上,8点点个外卖。11点,开始意识到时间有点晚了,12点半,准备下班。1点半,到家躺下。2点半,睡觉。

哦对了,还有周末,planA是在家睡两天,为下一周的通宵做准备,planB是到公司加班,从下午到半夜,还有planC,就是在家加班,周一交货,假设周末没有领导微信骚扰,这就是最令人感激涕零的选项。

这日复一日的加班中,互联网公司做大做强了,但广告公司死了又死,员工裁了又裁,福利少了又少。

哦,难怪广告人的加班是免费的。

但,别忘了,广告人不一样,我们是做创意的,做创意嘛,就是要呆在那里想啊想,而且我们还对自己要求高,因为我们要做出伟大的创意,去拿很多奖。

于是,为了一个被满赞的朋友圈,我们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不谈恋爱也不过性生活,坐在工位上日思夜想,一抬头,天黑了,再一抬头,在市中心打车不用排队了。

我有时候怀疑这份工作是比谁的屁股质量更好,因为一到下班时间,竟然没有一个人要走,每个人都坐在工位上,好像并不知道时间已经到了7点,也有人开始点外卖,就像刚到中午似的。

有这么忙?也许互联网公司的工作量是加满的,但广告公司的工作量却是一个玄学。头两年我还在头疼客户爸爸阴晴不定,这两年我大部分时间都陪领导们玩击鼓传话。比如一个五分钟就能完成的小活,需要两个部门的最大领导一起开会,再层层传达到我这,我再层层交稿,上面再层层传达给我修改意见,如此一来,我加了两天的班,终于赶在deadline前交货了。

领导们也是很善良的,一般加到晚上11点半,他们就会非常nice地跟你讲一句,先这样吧。这一句话就好像在说,你花了这么久做了这么简单的一个小事还做得这么烂,我理解你的能力就到此了,不怪你了。

除此之外,领导们表达亲和力的方式就是讲黄段子,白天在会议室里,晚上在团建时的饭桌和酒桌上,讲着一个又一个黄段子,好像讲了黄段子就是过了性生活。但,我就尴尬了,笑也不是,不笑也不是,讲也不是,不讲也不是。朋友圈都刷不出来了,局都结束不了。

当然,这样日日夜夜黏在一起并肩作战的方式,也让很多同事之间产生了私情,广告公司的八卦总是讲也讲不完,无论是产生八卦还是传播八卦,都渐渐成为免费加班项目的主要快乐。

最后,总结下为什么广告公司免费加班那么狠?

因为我们要拿奖。因为我们要替领导们掩饰他们无事可做但每个月要拿十万块钱。因为我们要填补领导们下班后不知道要干嘛的空虚寂寞。因为我们天天加班再也没有朋友要约我们。因为我们要混口饭吃。因为我们想做创意。一直一直。原创 小小打工人 三明治

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由紫金社区网发布,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52zijin.com/news/54.html

标签: 经历
分享给朋友: